數字賦能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

2021年04月23日 11:45:01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徐夢周 胡青

  文化產業的發展始終同科技進步緊密聯系、相輔相成。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順應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發展趨勢,加快發展新型文化業態,改造提升傳統文化業態,提高質量效益和核心競爭力。”當前數字技術的成熟與普及,為我國加快文化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高質量發展開辟了巨大空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提出實施文化產業數字化戰略,加快發展新型文化企業、文化業態、文化消費模式,壯大數字創意、網絡視聽、數字出版、數字娛樂、線上演播等產業。作為全國數字經濟發展高地,浙江忠實踐行“八八戰略”、奮力打造“重要窗口”,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精神文化需求為導向,順應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發展趨勢,對推動文化產業與數字技術融合發展進行了積極探索和創新實踐。數字文化企業異軍突起,數字文化業態不斷衍生,數字文化產業呈現強勢引領態勢,有效推動浙江文化產業繁榮發展,走出了一條具有時代特征、中國特色、浙江特點的數字賦能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之路,為健全現代文化產業體系提供了浙江樣本。

  數字賦能拓展文化消費新空間

  旺盛的文化消費是文化市場繁榮的集中體現,是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當前智能終端的廣泛普及和移動支付的快速發展,使得人們能夠實現基于移動終端開展的全新領域和全新場景的文化消費。云音樂會、云錄制、云展覽、云觀影等云場景的大量涌現,讓文化消費越來越多地從線下走到線上,擴大了文化產品的傳播范圍,形成全民消費的繁榮景象。《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年底,我國網絡音樂用戶達6.58億,短視頻用戶達8.73億,網絡游戲用戶達5.18億,網絡直播用戶達6.17億,其中游戲、真人秀、演唱會以及體育直播用戶分別達1.91億、2.39億、1.90億和1.38億。對于廣大人民群眾而言,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接觸到豐富多彩的文化成果,文化消費的獲得感、幸福感油然而生。浙江在數字文化產業發展過程中,注重利用數字技術拓展文化消費的網絡空間,積極探索文化產品多渠道發布、多網絡分發、多終端呈現,率先推進文化傳播、消費的數字化、在線化,形成了在線文娛、短視頻、在線文化會展、在線教育等一批優勢產業。例如杭州微拍堂文化創意有限公司首創“直播拍賣+免費鑒寶”的全新商業模式,打破了傳統文玩在時間、空間上的限制,通過簡單易用的線上競拍模式,革新了文化藝術品市場交易規則,也讓文玩交易逐步走向大眾。同時,浙江還注重數字文化消費的場景創新和用戶體驗升級,積極利用5G、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不斷提升文化產品品質、拓展文化服務種類、增強消費者體驗。例如咪咕數字傳媒秉承“創新閱讀全場景沉浸體驗”的發展方向,在原有數字閱讀的基礎上,打造線上線下一體化的“云書店”,嘗試為用戶提供更多維的閱讀場景、更智慧的體驗。同樣,網易云音樂率先運用人工智能生成歌單,嘗試改變音樂探索、發現以及分享的形式,滿足了用戶多樣化、個性化需求。可以預見,數字文化消費場景的日益豐富和百姓消費體驗的不斷改善,將進一步激發文化消費的潛力。

  數字賦能打造文化創制新模式

  數字技術對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影響還體現在創作、生產環節。文化產業發展實踐中,浙江高度重視數字文化技術創新需求,充分發揮企業在數字技術創新中的主體作用,著力推動文化產業數字化轉型的共性技術、關鍵技術研發與應用,重點開發內容可視化呈現、互動化傳播、沉浸化體驗技術應用系統平臺與產品,培育形成了一批具有自主研發能力的文化科技企業。例如作為國內數字影視領域龍頭企業的杭州時光坐標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堅持將“全流程影視創作科技化、流程化、可視化”作為發展理念,建立國內領先的數字電影虛擬攝影棚,形成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數字高清虛擬場景資產庫”。同樣,國內動漫行業領軍企業——玄機科技,通過加大數字技術投入,為動畫制作節省了時間與成本。數字技術的進步也在推動著文化內容的創造者從小規模專業作者向大規模業余作者遷移。憑借開放性、低門檻和互動性優勢,數字技術激活了億萬民眾的創新創造潛力,興起了文化領域“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熱潮。2017年,首個“中國網絡作家村”落戶杭州,在為眾多網絡作家提供優質創作環境的同時,“中國網絡作家村”也致力于打通從網絡文學創作到數字出版再到IP衍生服務的網絡文學全產業鏈條,為中國網絡文學事業和網絡文學產業發展積蓄新動力,推動浙江網絡文學持續走在全國前列。

  數字賦能創造文化產品新內容

  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關鍵在于文化內容的優化精進、創造創新。浙江在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實踐中,深刻把握數字文化內容屬性,創新運用數字技術對文化資源進行深度開發,充分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和人文精神,不斷加強數字文化產業原創能力建設,培育塑造了一批具有傳統文化特色的IP,并借助動漫游戲、網絡文學、網絡音樂、網絡視頻、數字藝術、創意設計等數字文化產業形態,推動文化IP的開發與轉化,著力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數字文化品牌,提高優質數字文化內容有效供給水平,拓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渠道,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當代價值,也向世界展示了中華文化的獨特魅力。例如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中國傳統飲食文化為切入口,依托李子柒等文化IP,通過IP內容運營與品牌運營,以線上直播的方式展示具有鮮明國風元素的傳統美食、手工藝制作過程,講述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故事,滿足粉絲線上文化精神消費需求,讓千萬外國民眾了解中國、愛上中國。在注重傳統文化資源數字化開發的同時,浙江也積極推動文化要素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提升相關產業的經濟附加值,形成“文化資源開發—文化要素轉化—實體產業融合”的產業鏈條。例如以萬事利為代表的絲綢服飾制造企業,通過企業設計、生產、運營、營銷管理全流程的數字化轉型,形成消費者需求的數據洞察、絲綢產品的個性定制、絲綢文化的精準傳播,實現絲綢從“面料”到“材料”再到“載體”的躍升,走出一條傳統絲綢產業與數字文化創意跨界融合的創新之路。

  數字賦能營造文化產業新生態

  數字時代產業競爭的關鍵在于生態系統的建構。數字技術賦予企業組織變革的重大機遇。依靠平臺支撐和產業鏈的不斷延伸,數字文化企業圍繞用戶需求,連接起文化價值鏈的關鍵點,不斷構建和完善文化產業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推動文化產業服務能力和整體競爭力的有效提升。在浙江,沿著內容共創、價值共享的理念,各類文化產業平臺不斷涌現。比如,面向公共文化服務,浙江積極開發“浙里好玩”數字文旅服務平臺,實現了全省文化和旅游資源產品在線預約預訂。在企業層面,網絡文學、網絡視頻、影視傳媒、動漫網游等數字文化領域領軍企業逐步圍繞內容創作開展融合創新,進一步豐富和完善數字內容生態體系。如“浙數文化”由“浙報傳媒”通過資產重組轉型,大力發展數字娛樂、大數據、數字體育等核心業務,深度參與“城市大腦”“數字浙江”等智慧城市和數字政務建設。良好的生態構建離不開政府投入與政策支撐。在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實踐中,浙江發揮首批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建設優勢,打造一批數字文化產業創新創業、公共服務和要素保障的高能級載體。作為浙江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主平臺,之江文化產業帶重點建設項目中的半數以上為數字文化產業項目,涉及建設投資總金額約630億元。在此基礎上,浙江組建成立省文投集團,設立文化產業支行或專營機構16家,設立省文化產業投資主題基金、浙江文化產業成長基金,均將數字文化企業和項目作為主要投資方向,為數字文化產業發展提供金融保障。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中國國際動漫節、中國義烏文化和旅游產品博覽會、中國數字閱讀大會以及橫店影視產權交易中心等也推動了新型業態、高端要素的加快集聚,為營造有利于數字文化產業創新創業創造的良好發展環境提供了有力支撐。

  (作者:徐夢周、胡 青,均系浙江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省委黨校基地研究員)

標簽 - 數字文化,賦能,動漫游戲,動漫節,數字出版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118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一举两得澳门天天免费资料大全猛料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