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y4m66"></input>
  • <rt id="y4m66"><option id="y4m66"></option></rt>
  • <tt id="y4m66"></tt>
  • <wbr id="y4m66"><div id="y4m66"></div></wbr>
    <button id="y4m66"><td id="y4m66"></td></button>

    激揚“雄赳赳、氣昂昂”的磅礴氣勢

    2020年10月19日 13:24:01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王慶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70年前,從解放戰爭硝煙中走出的志愿軍將士,明知將碰到的是世界上最強悍的敵人、將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困難挑戰,卻為何能打出國威軍威?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強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發揮了生命線作用。

      “道者,令民與上同意也,故可以與之死,可以與之生,而不畏危。”如何把黨中央作出的抗美援朝重大戰略決策,轉化為全軍同仇敵愾的自覺行動,是志愿軍開展政治工作的首要任務。當時,全軍上下開展了以“美帝國主義侵略朝鮮,我們不能置之不理”為主題的形勢任務教育,引導官兵正確認識黨中央提出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正確認識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的一致性,正確認識志愿軍入朝作戰的正義性和必要性”,讓官兵懂得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道理。正如志愿軍第39軍出征誓詞中所寫:“為了反對美帝國主義的殘暴侵略,援助朝鮮兄弟民族的解放戰爭,保衛中國人民、朝鮮人民和亞洲人民的利益,我們志愿開赴朝鮮戰場,與朝鮮人民并肩作戰,為消滅共同的敵人,爭取共同的勝利而奮斗……”

      “夫惟義可以怒士,士以義怒,可與百戰。”雖然美軍在裝備上占有極大優勢,且這種優勢是“日軍對八路軍、新四軍的優勢和國民黨軍對人民解放軍的優勢遠遠不能比擬的”,但我們有政治上的優勢,有黨的領導,有祖國人民、朝鮮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支持,士氣高昂,兵員充足,完全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凡與敵戰,須激勵士卒,使忿怒而后出戰。”通過一系列宣傳教育動員,打消了官兵“該不該打”和“能不能打”的思想疑慮。當時,全軍部隊近500萬人中除了向西藏進軍的官兵無法調動外,幾乎人人自愿報名到朝鮮參戰,國內也有3000萬適齡青年報名應征。

      “戰場上哪里最需要政治工作?是前線!是戰斗最激烈的地方!怎么做?那得因戰制宜。”上甘嶺戰役中曾任宣傳科副科長李明天的一番話,簡明扼要、切中要害,道出了志愿軍戰時政治工作的重點和方法。抗美援朝戰場上,上有敵機轟炸,下有炮火轟鳴,政治工作的課堂大多在塹壕里、山洞里、坑道里,不可能坐下來“上大課”,只能見縫插針、隨機應變,“一個蘋果”“一滴水”“一杯茶”等小故事、“槍桿詩”,往往能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志愿軍提出的“打好出國第一仗”“立功去見毛主席”“多守一天多一分勝利”等口號,組織的“穿插立功”“孤膽作戰立功”“狙擊殺敵立功”等活動,開展的仇視、蔑視、鄙視美帝國主義“三視”教育,極大地鼓舞了廣大指戰員的戰斗意志,把一個個“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我宣誓,我們連是個有著光榮傳統的連隊,每個人都是一顆釘子,要牢牢釘在陣地上,天大的壓力也要頂住……”硝煙散盡,初心依舊。青山凝碧曾是血,綠水流輝應為魂。當年的“松骨峰特功連”,已是今天的中部戰區陸軍某部3連,每逢新兵入伍、干部調入,都要組織入連儀式。誓詞內容就是松骨峰戰斗中連隊指導員楊少成的臨終遺言。這已成為連隊一代代官兵賡續傳承的紅色基因,也是我軍弘揚抗美援朝精神的一個縮影。氣為兵神,勇為兵本。強有力的政治工作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凝聚形成的“謎一樣的東方精神”,永遠是我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強大動力,永遠是我們提高新時代備戰打仗能力的精神力量。

      “戰爭是最出色的變臉師。”不可否認,與抗美援朝戰爭相比,現代戰爭形態已發生深刻變化,從過去的鋼鐵與鋼鐵碰撞,變成如今的芯片與芯片較量。未來戰場上,如何做到像志愿軍將士一樣,面對如山軍令,即使犧牲也要化身成釘、堅守陣地;面對強大對手,縱然倒下,也要化身成嶺、守衛戰場?昨日之史,今日之師。無論時代條件如何發展,戰爭形態如何演變,人是戰爭的主體和關鍵的制勝力量,政治工作是我軍的生命線,這兩條永遠不會變。從抗美援朝精神中汲取強軍興軍力量,不斷創新改進戰時政治工作的方法手段,真正讓生命線時刻緊隨、始終貼緊任務線、沖鋒線,我們就一定能夠永遠激揚“雄赳赳、氣昂昂”的磅礴氣勢,創造更多戰爭奇跡,贏得更多鐵血榮光。

      (作者單位:96747部隊)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澳门金牛版免费资料大全,澳门正版金牛版,澳门免费最准资料大全,澳门免费资料一肖一码,澳门六下彩资料免费网站大全